首页
>
专题建设
>
精神文明建设 秦莺莺:也谈传统法律文化的现代价值
秦莺莺:也谈传统法律文化的现代价值
  • 时间:2015年05月18日 关闭
  •  
    也谈传统法律文化的现代价值
    ——读《理论热点18讲2014》有感
     
        《理论热点18讲2014》中对法治中国的文化镜像做出了理论解释,论述了中国传统法律文化是法治中国建设的重要资源,阐明了法治只有植根本土,从我国的传统、条件和现实需要出发,才能符合中国人的生活,才会有持久的生命力。对于这个观点,我非常赞同。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法治精神,建设社会主义法治文化”的要求,需要我们认真挖掘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的现代价值。
        当前我们在看待传统法律文化上有些误区——过于强调传统法律文化对法治建设的不利影响,片面否定了传统法律文化的积极作用。如,在影视剧播放、文艺创作等法治文化建设的重要平台和阵地上,清宫剧、帝王将相题材的作品充斥着荧屏,对皇权威严、专制权力、君君臣臣关系的刻画,缺乏应有的批判与反思,对传统法律文化中的宝贵精华没有得到很好的挖掘和升华。诚然我国传统法律文化中的确存在一些与现代法治观念不相容的因素,如人治思想,“求和畏诉”、“人情大于法理”、“刑即法”等等,这些传统法律文化至今还在影响和制约民众对法律权威的认同,误导民众产生官大于法、权大于法、人情大于法等错误思想,一定程度上造成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的破坏法律权威和尊严的现象。尽管如此,我们也不能因此就全盘否定几千年的优秀文化积淀,否定传统法律文化中与现代法治观念相沟通的内容。历史实践告诉我们,传统并不意味着腐朽、保守。传统是历史和文化的积淀,失去传统就丧失了民族文化的特点,就失去了根基。如果我们冷静思考、仔细分析,就可以发现中国传统法律文化内容丰富、博大精深,其中包含了许多积极的成分,有益于中国的法治现代化建设。如,我国传统法律文化中所提倡的义利观和诚信原则对我们今天建立市场经济新秩序具有积极的意义。“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取利有义”“见利思义”,这是包括市场经济在内的任何社会形态应具有的最起码的道德准则。再如,我国传统法律文化一贯主张和为贵,强调社会和谐,“家国相通”、“亲贵合一”,这是符合中国老百姓的价值取向的,正是这种“和为贵”的精神使大量的纠纷通过亲戚、朋友等熟人及基层组织的调解得以解决。这不仅减轻了司法机关的压力,更保证了社会的和谐稳定、人民的安居乐业。    
        由此可见,传统法律文化对于现代国家的法治化建设有着重要的积极影响,因为它沿袭了传统中国的社会生活方式和思维模式,是中华民族在几千年的历史岁月中所创造的物质和精神财富,历经了时间的检验,蕴藏了中华民族的智慧,是重要的法治本土化资源,并不会因是传统的、过去的而丧失自身的价值。因此,我们在加强法治文化建设的进程中,决不能轻易的抛弃几千年的传统文化,而应当对传统法律文化进行扬弃,吸收其精华、遗弃其糟粕,将不合时宜的淘汰或改造;将顺应时势发展的,保留或被赋予新的内容,并形成新的传统。要实现传统法律文化的扬弃,需要我们坚持学习和继承相结合,即深入研究传统法律文化,挖掘传统法律文化的优秀成果,继承传统文化中可利用的资源。这种学习是创造性的学习,而不是照搬;这种继承也是批判式的继承,而不是固守。
        令人可喜的是,传统法律文化的重要性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认同和重视,可以看到在我国现行的立法、司法过程中,对传统法律文化进行了许多现代化的传承。如,死刑案件复核权收归最高人民法院,既反映了当今社会保障人权、非报复主义等法律文化,也继承了传统法律文化中“慎刑”的特点;刑法继承了传统法律文化中对老年人“虽有罪,不加刑焉”的思想,这在刑法修正案中增加了75岁以上老人限制使用死刑的规定上可见一班;中国古代一向倡导的一个基本道德原则——诚信原则,已在经济活动中被大力提倡,并且被写入《民法》、《合同法》。
        传承传统法律文化,加强法治文化建设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任重道远,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政府的高度重视、民众的广泛参与、媒体的大力宣传和教育机构的系统化教育。总之,只有全社会的共同加倍努力,才能使我们的传统法律文化传承下去。
                                                    (依法行政指导处   秦莺莺供稿)

    上一条:省政府审议通过了《山西省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草案)》 下一条:省政府法制办王凤军同志被省政府表彰为山西省第六次民族团结进步模范